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僵尸女友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花榜
  第三百一十七章花榜
  “你这种的聊天方式,注定了没有朋友。”说完后,娄夜雨便不再理会玄衣青年,默默躲到一旁抽烟去了。
  显然,他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玄衣青年,他生气了。
  见此,玄衣青年也不气恼,而是来到娄夜雨身旁,选择和他一样姿势的蹲了下去,然后用手肘碰了碰他道:“行了,开个玩笑而已,不至于生气吧?”
  “你总笑话我,你说我会不会生气?”娄夜雨将头转向了一边,轻轻哼道。
  “好吧,我不笑话你了,”将脸整了整,玄衣青年道:“现在我们扯平,谁让你刚刚眼里只有那个白灵,都没理我了,这就叫一报还一报。。”
  说来说去,玄衣青年对娄夜雨的一番挖苦,原因竟是来自这里。这不是传说中的没事找事吗?话说娄夜雨搞婚外情,又与他有毛关系!
  娄夜雨没好气的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给我的感觉,真的很像一个娘们儿。”
  “我有说过我是爷们儿吗?”玄衣青年反唇相讥道。
  一句话,直接给娄夜雨噎的无言以对。他对视着玄衣青年良久,方才愤愤道:“你狠。”
  “哈哈哈…”仿佛每一次给娄夜雨气到,玄衣男子都特别有成就感,开心的大笑起来。
  稍后,他收起笑容,道:“说说吧,你和那个白灵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还和一个有夫之妇弄得不清不楚的。”
  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娄夜雨来气,回击道。
  “你可以不说,那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老妖婆,我相信我们的圣主大人,会有一百种方式让你开口,要不要我先给你介绍几种呢?”戏虐的看着娄夜雨,玄衣青年道。
  娄夜雨忽然发现一件事,就是每一次和玄衣男子的斗嘴,自己总会处于下风,这是个很郁闷的问题。
  “要我说也行,那你也得告诉我你到底是男是女?如果你是女的,漂不漂亮?”在娄夜雨以为,这小白脸做男人都这么漂亮,即便是女人,那容貌也一定错不了。
  当然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就是,这些天受的窝囊气,必须要用推倒的方式才能解恨…
  玄衣青年迟疑了半响,最终还是缓缓点头,“嗯,我是一个女人,你看到的,不过是我的女扮男装而已。”
  娄夜雨的眼睛一翻,果然不出所料,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母的!这个消息…有点振奋人心啊!
  紧随其后,玄衣青年再道:“至于漂不漂亮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,应该…还算过得去吧。”
  “有多过得去?”娄夜雨连忙问道。
  “这个…你要我怎么回答嘛。”
  玄衣青年的表情有些尴尬,不过想了想后,还是说道:“我记得十年前的盛世花海中,有那么一些好事的人,就对前去观花的修仙界女子弄了一个排名,刚刚好,我便被列在其中。”
  “排名?第几?”娄夜雨对玄衣青年越来越感兴趣了,没想到这个面目清秀的小白脸,居然还是花榜中的一个。
  花榜,便是一群闲着没事干的修仙者,针对前去盛世花海观望的女子们做出的一个美貌排名。传闻花榜排名每百年一次,每次只选三个,而每一个被列入花榜的女子,都绝对有着倾国倾城之容,傲视群花之貌。
  当然,对于这种八卦新闻,娄夜雨也是早有耳闻,只是没太关注而已,因为他认为那些存在离自己太过遥远了,却没想到,一个不小心就被自己撞大运给撞到了。
  既然撞到了,那就必须要弄个明白,这无关于色,而是一个人的天性,对于美貌到了极致的女人,相信无论是谁,都会忍不住的想多知道一点吧。
  可玄衣青年毕竟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并不想太过的招摇自己,便红了红脸道:“这个…可以不说吗?”
  “不行,必须说,快点快点。”娄夜雨催促道。
  “那我们交换,我要说了,你也必须把你的经历告诉我才行,而且是一点不落的那种。”玄衣青年讨价还价道。
  “行行,我答应你了。”娄夜雨当机立断的给出了答复。在他认为,这根本就是一个赚大了的买卖。
  “好吧,那我就告诉你,”紧紧的盯着娄夜雨的眼睛,玄衣青年一字一顿的道:“应该是…第一吧,那个时候,他们还给我取了一个别名,叫做邪魅天妃。”
  其实青年还没说的是,从他出道以来,便连续几百年的时间,都一直占据着花榜榜首,从来未曾有人超越…
  “哼…”
  娄夜雨的嘴角在剧烈的抽动…
  再然后,他就大头朝下的杵在了地上,这个没出息的玩意儿,居然在关键的一刻,眩晕了!
  “喂喂,你怎么了啊?”
  见此,玄衣青年连忙把娄夜雨从地上拽了起来,然后大声道:“你别晕啊,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经历呢?不可以说话不算数的,你给我起来。”
  虽然玄衣男子修为奇高,但显然对于男人的防备却是没有太多经验,用力拉扯之下,竟然把娄夜雨拉进了怀里。
  娄夜雨就那般假装眩晕的卡着油,天下第一美人的身体啊,当然要多靠一会儿才够本…
  “够了啊,如果你再不起来,我可要把你丢出去了。”很快,玄衣青年便是识破了娄夜雨的诡计,吓唬道。
  “咳咳咳。”完后,娄夜雨就起来了。
  两人一时间的气氛,有点尴尬…
  最后,还是玄衣青年率先打破了彼此的沉默,说道:“我可都说了,现在轮到你了。”
  既然人家都这么坦诚了,娄夜雨也不能失了爷们儿气度,便点燃了一根烟后,缓缓道出了这些年的经历。
  玄衣男子的脸,也是一直在跟着娄夜雨的叙说发生着各种变化,尤其谈到孙昕的时候,她有点忧伤,亦有些同情…
  当娄夜雨说到被佛圣门的人万里追杀,白灵舍身相救的时候,玄衣青年终于明白了那份情谊,并不是一场简单的相遇,而是在九死一生中才建立起来的感情基础。
  那种感情很牢固,甚至到了一种哪怕不被天下人所接受,也没有人能阻止的境界。
  他忽然有点懂了,面前这个整天吊儿郎当的少年,在那浪子的外表下,却隐藏着一个真正男子汉才有的铮铮傲骨,那种傲骨,让他一路耀眼的同时,也历经了一路坎坷…
  或许对娄夜雨来说早已释怀了那些曾经,所以再度谈起来的时候,并没有想象中的心酸,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。
  “这就是我的所有经历,全说给你听了。”最后,娄夜雨弹飞了手上的烟蒂,潇洒的道。
  玄衣青年沉默了,在这一刻,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娄夜雨,这个表面看起来有点痞痞的少年,原来经历了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  怪不得他会格外珍惜白灵,原因在这个少年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只有白灵给了他最真实的情感,尤其是那一句…他还是个孩子,这句话,或许才是娄夜雨爱上她的根本。
  爱情有很多种,心疼便是其中的一种,而存在于娄夜雨与白灵之间的,正是这种微妙的溺爱与心疼。
  “所以你一路坚强的走来,从没有掉过一滴眼泪,可看到白灵受伤的那一刻,你哭了,我想,是因为心疼吧。”良久后,玄衣青年方叹了一口气,缓缓道。
  “嗯。”
  再度点燃了一根烟,娄夜雨缓缓抽了起来,“我知道别人不理解,甚至会嘲笑我,但那又怎么样呢?难道老子做什么事情还得去征求一下天下人的意见吗?”
  “抱歉,我活的是自己,不是别人的嘴里。我允许流言蜚语的诞生,但那只可以存在于我背后,千万别当着我的面,不然我的这双拳头,会让他们把牙吞到肚子里,而且是嚼碎后再咽下去,这就是我的风格。”
  娄夜雨的话,不可否认很有些偏激,但在爱情的世界里,如果凡事都让步,那还叫爱情吗?这种捍卫爱情的方式或许有些过激与霸道,但谁又敢说,它是不正确的呢?
  这就是爱情,不是施舍,而是争取。
  这就是大丈夫,为了那一份真情,便能抗天踏地。
  “我现在有点欣赏你了。”
  翘了翘嘴巴,玄衣青年女儿态毕露的道:“虽然你是一个偏执狂,但我也必须承认,这一刻的你…很帅。”
  “还有,我这一辈子看到过最恐怖的目光,就是白灵受到伤害的时候,那种眼神,方不负男儿的桀骜不驯。”
  “娄夜雨,你是一个真正的爷们儿,很棒。”
  伸出纤纤拇指,在娄夜雨眼前晃了晃,能够看得出来,这番夸奖,是来自玄衣青年的内心。
  “谢谢,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,也很不错。”
  缓缓吐出了一口烟雾,娄夜雨道:“其实我早就怀疑你是女孩子了,只是不想猜穿,找寒萱她们给你,不过想验证一下我自己的猜测而已,坦白来说,很多时候,我倒更希望你是个爷们儿,然后我们做兄弟。”
  “额,哈哈哈…”
  四目相对中,两人惺惺相惜的大笑了起来。很多事情,不需要解释,心中已然明了…
  “你还看出了什么?也一起说出来吧,掖着藏着,却没有那份必要了。”既然已经挑明了,玄衣青年知道很多事情再也瞒不住了,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,如此,也为两人日后的相处,多出一份诚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