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重生奔腾年代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能去警局
  赵达超一下子蹿火了,正撸起袖子准备过去干一架,却被一旁的吴华扯住了。
  “坐下。”吴华扯着赵达超,冷静的说道。
  “三哥,他们太过分了!”赵达超不想忍了。
  “我让你坐下。”吴华直接冲着赵达超吼了出声,声音极其冷峻有力。
  赵达超看着三哥要发怒,又看了看那一桌嚣张的几个人,最后衡量了下得失,还是选择乖乖听话,不甘不愿的坐会了原位。
  赵远见赵达超怂了,更是得意的嘲笑着说道:“刚刚不是很有种吗?怎么一下子怂了?”
  “你!”赵达超正想起身反驳,却在吴华的眼神下屈服。愤愤的坐了下来。
  服务员上菜,大伙都沉静了下来另一桌的赵远,见吴华这边不应战,便也觉得没意思,于是便跟着坐回了座位,与朋友们一起谈笑风生,言语间仍带着一些嘲讽吴华的话,但却被他们选择性的忽视了。
  吴华静静地跟大伙说了一句话,彻底抚平了大伙的情绪。
  “狗咬了你,你总不能趴着咬回他去吧?”
  赵达超听了,觉得有道理,于是冷眼的看着那一桌人,冷哼着呢喃道:“一桌子狗,上桌吃饭。”
  “不说了,菜都凉了,快吃。”
  吴华见大伙放开了心情,带着开吃了起来。
  因为有另一桌人在这,吃的也不是特别愉快,所以大伙草草的填了肚子,吃完饭便准备撤了。
  赵远一桌仍在谈笑风生,而吴华这一桌已经起身准备离开了,赵远扫了一眼他们桌的残羹剩菜,发觉每个盘子基本都空了,不禁又是一阵嘲笑,说他们恶鬼投胎。
  吴华等人没有搭理他,转身朝着门外走去,赵远看着那一帮人忍气吞声的样子,就觉得特别舒坦,仿佛不说两句就心里不痛快。
  “吴华,我兄弟让你把女朋友借他几天。”赵远成功喊住了吴华,正高兴的看着旁边的兄弟,两人一脸的贼笑。
  刘冬梅心下一个咯登,担忧的看着吴华,心里却暗暗着急。
  这个赵远真是讨厌。
  吴华顿住脚步,看着刘冬梅焦急的模样,拉着她的手以示安慰。继而转过头,远远的凝视着赵远和他旁边的胖子。
  “赵远,你是看我长得好欺负是吧?”吴华半眯着眼,危险的看着他们。
  “吴华,一千块钱,把你女朋友借我三天,这笔交易够划算吧?”胖子一副垂涎的看着刘冬梅,虽然隔着好几米的距离,但是他还是看到了刘冬梅娇嫩的皮肤。
  “赵远,别逼我。”吴华展齿一笑,心却不再平静。
  气氛变得凝重,哥几个明显感觉吴华的身子紧绷了起来。他动怒了。
  “三哥,直接开打,跟他们客气什么?”赵达超早就想打了,就等吴华一句话。
  赵远料定吴华不敢动手,更是放肆的出言侮辱道:“反正都是*,给你一千块钱还是看得起你。”
  听着赵远粗俗不堪的话语,吴华终是没有忍住,冷冷的看着对方,沉声怒喊道:“给我打,打残为止。”
  说着,吴华第一个冲上前,拎着赵远便是一拳击去,赵远没想到吴华敢真动手,威胁着吴华放手,不然给他好看。
  吴华已经动怒了,又岂会听赵远的话,见赵远不知悔改,又是一拳重重锤在他脸上,打的他流血不止。
  赵达超等人见吴华开打,便也上前跟其他几人动手,那几个都是书生模样的富家子,根本经不住他们打,一个个被按在地上收拾,个个叫喊连天,拼命求饶。
  刘冬梅则害怕吴华他们闹出人命,上前劝慰着让他们住手,此刻正打在劲头上的几人,又怎会罢手,不顾刘冬梅阻拦,一个对付着一个,发泄着刚刚受的窝囊气。
  许是厢房动静声太大,太白楼的工作人员闻声赶来,看着因打架而散落满地的残羹剩菜,工作人员先是一愣,继而看到人肉大战的几个人,纷纷上前去救驾。
  连隔壁厢房的客人和服务员都被吸引了过来,一大帮人围在门口看着他们这个厢房的战况。
  闻声而来的大堂经理带着几个保安模样的门卫,挤过人群加入劝架行列,门卫手里拿着铁管,直接上前暴力阻挡他们的打斗,但也不敢直接铁管伤人,哥几个见门卫都出动了,这才纷纷停止了打斗。
  为了避免事件升级,大堂经理安排门卫疏散了人群,并把这个厢房的门关上了。等着他们私下解决。
  终于劝停了下来,大堂经理赶忙上前安抚受伤的赵远几人,一副哈巴狗的模样令人作恶。赵远等人从没受过如此的屈辱,捂着受伤的脸一副凶神恶煞的怒视着吴华等着,直接忽视了大堂经理的献殷勤。
  “吴华,你有种,等着,我记下了。”赵远恶狠狠的说着,触动了伤口又是一阵哀叫。
  大堂经理见赵远这边行不通,于是便把火气转向吴华这边,大声咒骂着一旁的吴华等人,试图在赵远他们面前争点好印象。
  在大堂经理眼里,赵远这一桌的都是有钱人家的祖宗,这会在太白楼出事,定会把罪责都归在太白楼。而这些祖宗的长辈,不是当官的就是一方富豪,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,怕是以后也不用做他们的生意了。整个衢州富商圈子就这么大,一传十十传百的,太白楼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?
  而吴华这一桌的,一看就是穷酸小子,没什么背景,以后来不来都无所谓,所以不问青红皂白的,大堂经理就把罪责安在了吴华等人身上。
  吴华等人看着大堂经理趋炎附势的嘴脸,均是不屑的漠视着。赵达超更是火大,直接冲大堂经理吼道:“打都打了,你想怎么样?”
  大堂经理气鼓鼓的看着赵达超,哎呀一声,甚是不客气的说道:“好你个兔崽子,还跟我来强的,张五,报警,把他们抓起来。”
  一个高个子的门卫应了声,正准备出去打电话。
  赵达超一听有些惊了,略显焦急的看着吴华,忧心的问道:“三哥,怎么办?”
  吴华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,瞬间觉得有些棘手,他之前是准备打了人就跑的,没想到现在还要招惹上警察。
  见了警察,难免就要去录口供,进了警察局,肯定会入档案,这样一来高考就真的完蛋了。
  吴华暗自着急,也在想着解决方案。而一旁的赵远等人,听着大堂经理说报警,继而又看向吴华他们,见一个个的都如热锅上的蚂蚁,心里这才舒坦了许多。
  居然敢打我,看你们嚣张到哪里去!
  吴华抬眼看向赵远,只见此刻脸部严重挂彩的赵远,脸上还扬起一抹得意忘形的笑,配着这一脸伤,吴华只觉他的表情滑稽。
  印象中赵远的父亲是当官的,落在他手里肯定没好过。但是赵远现在也是准备高考的,也就是说进局子对他也会有影响,所以吴华想着从赵远这里找突破口,或许会比较容易。
  所以眼下要做的,就是不能让警察来现场。
  “张五等等。”吴华喊住了正欲出门的张五。
  刚到门口的张五果然停下了脚步,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喊自己的人。
  一旁的赵远却是忍不住笑了,他以为吴华想阻止张五报警。
  “吴华,你该不会以为凭你的能力,可以阻止张五报警?”赵远不屑的冷哼道。
  吴华并没有接话,而是沉沉的看着赵远,他不知道自己的话,赵远听不听得进去,但是为了高考为了哥几个的前途,他必须一试。
  “赵远,你应该也要考大学吧?”吴华眼波流转,看着赵远平静的问道。
  赵远见吴华问了个不关事的话题,以为吴华在拖延时间,一向自信心十足的赵远认定吴华此次躲不开这场牢狱之灾,于是心情颇好的也就没有隐瞒,而是轻松的说了声,是的。
  吴华见赵远上钩了,事情顺着他的构思来走了,于是暗暗松了一口气,而后又继续说道:“想必你不会不知道档案的重要性吧,这进局子可不是闹着玩的,直接关系到高考问题。”
  吴华的话在赵远听来,便是吴华想要参加高考,让自己放他一马,不要将他送去警察局。
  “吴华,你真是太天真了,你以为你是谁?你高考跟我有什么关系?看着你与高考失之交臂,这才是我最大的乐趣。”赵远丝毫没有放过吴华的意思。
  吴华知道赵远会错了他的意,也没在绕圈子,开口直言道:“多谢抬举了,不过我说的不止是我的高考,还有你的。”
  赵远越听越觉得吴华搞笑,这又跟自己高考有什么关系,心里却以为吴华是找尽理由想阻止张五报警,不禁暗哼,就算张五不报警,自己也绝对会把他们送去警局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
  “吴华,不用再找这些烂借口了,你就认命吧。别试图跟我斗,绝对权利面前,你连说话的份都没有。还有,以后我劝你还是别来太白楼了,省的你们乡下人的泥土气息脏了这里的空气。”赵远嘲讽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