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大唐霸王 > 第八十五章 蓝田 【求推荐收藏】
  第八十五章蓝田
  李雪雁到底还是小姑娘,一时间也没回过味来,李德说的东西很多犹如蜻蜓点水,没有详细展开,她只是云里雾里的在想。
  殷温娇接过话说“李公子,你说的东西让我很新奇,虽然我作为女人能从你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,我应该很高兴,但是让很疑惑,同样作为男人,你不是也应该将女人当做附属品,甚至是一件工具,物品吗?我听你的意思,你很看不起那些没有担当的男人,还有一点厌恶。”
  李德点头说“小姐说的不错,我是一个男人,就是因为我是男人就更不能允许自己没有责任感,没有担当,让一个弱女子来背负骂名,甚至是将自己心爱的女子送于别人侮辱,更是万万不能的,我堂堂男子汗,必定要顶天立地,何用女子名声和肉体来换取自己的利益。”
  殷温娇再问道“李公子,那西施与范蠡,用美人计让越国称霸,可谓谋略高深,最终他们两人终成眷属,西施为了国家,为了心爱的男人,甘愿使用美人计,天下人都说成美谈呢。”
  李德说“哼,都是些自己没担当,没本事的垃圾,他们自己不能堂堂正正打败敌人,报仇雪恨,却将自己心爱的女子送人淫乐换取利益,还美其名约美人计,其实就是他们自私,无能的表现。也就是范蠡那货能忍别人所不能,简直就跟乌龟一样,还是个绿头龟。所以本人最厌恶就是美人计和和亲,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,我李德绝不同意。要就堂堂正正在战场上杀个你死我活。输了也是英雄。”
  李雪雁别的没听懂,李德最后这一句话听得脸都红了说“没想到你这个黑炭头,也这般男人,我现在开始欣赏你了。”
  李德调笑说“换你姐姐还差不多。你个小丫头,等你多长两年再来欣赏我吧。”
  殷温娇拿起桌上的酒杯站起身来敬李德说道“李公子,深明大义,堂堂男子汉,我殷温娇为天下女儿谢公子执言。”
  李德也举杯与殷温娇碰杯,李雪雁也叫着“还有我,还有我。”
  三人相谈甚欢,最后李德当然要挺身买单,送两位美女上了马车。
  站在酒楼门口,李德还在想那殷温娇,真是一个知书达理,成熟知性的女人,正是他卫王妃的不二人选。赶明去找嫂子好好打听一下殷家的情况。展开追求才是,穿越前后加起来都要五十多岁了,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动心。
  苏文一直在旁边观察着,走到李德身旁说“家主,可是看上了那位姑娘,老奴先恭喜王爷觅得娇妻了。”
  李德哈哈大笑说“怎么样,老苏,你也觉得不错吧。”
  马车上
  “姐姐,你可是看上了那个黑炭头?”
  殷温娇脸色一红羞恼的说“谁说的,小丫头,胡说。”
  李雪雁急道“你看你,也叫我小丫头,你还说没看上他。不过嘛,这人还是蛮有趣的,比那些书呆子好多了。”
  殷温娇面露笑容说“李公子是与那些人不一样,眼界更广,心胸更宽,起码他没有看不起我们女人,将我们当做男人的附属品。”
  李雪雁说“哎呀,姐姐。你忘了皇后娘娘可是说要给你找一个好夫婿的,现在你可是看上了那人,怎么办啊,我们还是赶快去找皇后娘娘说说,”
  殷温娇脸色一白抓着李雪雁说“妹妹,这次姐姐可说要求你了,你回去跟王爷求求情,你知道我爹早就过世了,我现在身份没法进宫,姐姐的幸福可就靠你了。我不想嫁给那些王公贵族,与其那样我还不如嫁给他。”
  李雪雁哈哈笑的说“你看你还说不喜欢,这下急得都要嫁给人家了,人家可还没说要取你呢。”
  殷温娇顿时感觉上当朝李雪雁扑过去,两姐妹在车里闹作一团。
  李德别过苏文,回到王府。宇文术已经在大厅等他了。一见李德回来就迎了上去。
  “王爷,您回来了,工程图小人已经全部完善好了。您看看”
  “好”就在大厅里将图纸展开。
  盏茶时间李德说道“先生,能力非凡,两日就将工程图完善出来,我很满意。”
  宇文术说“王爷满意就好,王爷,您看小人几时去蓝田实地查看,跟蓝田县官员接触接触。也好着手组建队伍,招揽民夫了。”
  李德肯定说“先生说的不错,不如明日我们就出发去蓝田吧。说起来我一直没去过封底,正好也去看看。”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翌日
  李德一行人骑上马赶往蓝田而去。
  蓝田县因境内盛产美玉而得名,传国玉玺就是即为蓝田水苍玉所制。自古据秦楚大道,有“三辅要冲”之称,是关中通往东南诸省的要道。
  隋开皇九年(589年),设雍州辖蓝田。大业三年(607年),设司隶辖京兆郡,蓝田隶之。
  唐设雍州辖蓝田。武德二年(619年),分蓝田县为白鹿、蓝田二县。翌年改白鹿县为宁民县,又增设玉山县,统归雍州所领。贞观元年(627年)废玉山、宁民二县,辖地入蓝田隶关内道之京兆郡。
  李德骑在马上,随着面前黄土铺就的道路前进,出了长安范围,越来越靠近蓝田县,就越能感觉人民困苦,道路两边不时就会出现一两户矮房人家,田间依稀有农人在忙碌。大唐的盛世还长远啊,李德看这幅样貌,觉得先发展经济。发展经济就先把路给修好。
  李德一帮人来到蓝田,对着各处查看,不停的指指点点。
  “诶,你看那帮人,是在干啥咧,嚯都是骑得高头大马啊。”
  “对啊,你看他们穿的也将就,肯定不是一般人,待我上去问问”
  一位身穿粗布麻衣的老者走到李德面前问道“几位公子,是从何来啊?”
  李德见是一位老乡翻身下马,给老人说“老人家,我们是从长安来的,准备在蓝田干一番事业,不知道这县衙在何处”
  老人说道“噢,这县衙就从这边朝东去,不远你就能看见了。好找的很。”
  李德谢过老人招呼随从往东去,这蓝田外景是看得差不多了,有平原,有山脉,靠近秦岭,北面就是骊山,植被茂密,还有渭水支流,是个不错的好地方。
  来到县衙门口,李德一行人下马走了进去,衙役上前询问“你们是什么来,来县衙何事?”
  童庆上前说“我们从长安来,我家主人要见此地县令,你去叫他出来,”
  衙役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德一行人,狐疑的猜测会不会是长安的什么大人物,这么多随从,还有护卫,他做不了主,让李德他们等着,他去通报。
  来到县衙县令韩同说道“县尊,有一帮长安的人来到县衙,说是要见您。”
  虽然蓝田属关中,靠着长安,也不算啥上县,最多算一个中上的级别,作为蓝田县令日子很是不好过,政绩不好捞不说,民风也算彪悍,自古秦兵耐苦战,很少有长安人物来蓝田走动的。
  韩同没有怠慢起身走到县衙门口,看见李德一行人,暗中打量一番,就知道来了大人物。
  “本官蓝田县令韩同,不知是哪位要见某?”
  童庆上前说“韩县令,这就是我家主人,大唐卫王殿下。”说完童庆就将一面金牌拿出来给韩同一观。
  韩同一听卫王,再看到皇家身份金牌当即下拜道“下官韩同不知王爷驾临,请王爷恕罪”
  李德摆手道“不知者不罪,韩县令我们进去说话吧。”
  韩同说“是是,王爷您里面请,”“来人快给王爷上茶。”
  童庆吩咐道“要清茶”
  李德做到上首转头问韩同“韩县令,相信你已经接到朝廷的召命了吧,这蓝田此后就是本王的封地。”
  韩同说道“王爷说的是,下官已经接到政事堂行文,王爷此来可是要让下官负责修建王府的?”
  李德摇头说“王府的事,不需韩县令操劳,本王只会安排,这次来,是要给韩县令提前说一下,本王准备在蓝田大兴土木,修建新城,这工程量巨大,希望韩县令全力支持。”
  “来本王给你介绍,这位就是此次工程的负责人,隋朝工部尚书宇文恺的亲弟弟,宇文术,他将负责主导整个蓝田的工程。”
  韩同点头说道“王爷,要下官如何辅助宇文先生。可是要征集民夫,匠人?”
  李德说“韩县令先给我说说蓝田现在有多少人口,粮食可足够”
  韩同说“回王爷,目下蓝田有户四千户人口,粮食均够支用,新一季的粮食也已经播种了。只求风调雨顺得到丰收。”
  李德说“工程民夫劳力,本王会上书朝廷调集汉奴和突厥俘虏,本王需要县令先就组织人手在宇文术的安排下,先一步开始修建供他们住宿的房屋出来。一应物资就地筹集,钱粮由王府承担。”
  韩同起身道“遵命”
  李德“那好,宇文先生,这先期道路,房舍,水力作坊。选址的工作可就劳烦你了,需要任何东西,你都可以提出来,韩县令不能解决的,告诉我去协调。这就交给你了。”
  宇文术起身“王爷放心,小人省得。”